天苍黄 第693章 震动扬州

必发365 类别:外部无法访问 必发365 作者:有时糊涂
        漕粮被劫!

        消息在第二天才传到扬州,漕帮震动,方杰立刻求见刺史盛怀,盛怀也刚接到报告。

        震怒!惊慌!

        盛怀觉着流年不利,他很清楚,他与顾玮正处于相持中,对顾玮明升暗降的计划正在进行中,帝都传来的消息是,暂时还无法,陈宣出任冀州已经明确了,可谁来接任京兆尹,皇帝和尚书台正处于相持中,皇帝不同意顾玮出任京兆尹。

        可偏偏在这个时候,出现了这样的事,金县的报告很清楚,兄弟会所为,粮食被数千流民哄抢一空。

        漕粮被哄抢,若只是流民所为,可以将责任推给漕帮,可若是兄弟会所为,他的责任就跑不了。

        这数十年里,敢于明目张胆提出推翻朝廷,改朝换代的,只有兄弟会,朝廷上下视之如心腹大患,对其严防死守,毫不容情。

        自从数年前兄弟会遭到朝廷打击后,兄弟会转入地下,虽然不时有其与江湖帮派冲突的消息,可多是小规模冲突,而且无论吃亏占便宜,兄弟会都很快消失,绝不纠缠。

        扬州虽然有过兄弟会的传闻,可没有发现有规模的兄弟会,相反北方并州冀州发现兄弟会活动频繁,可没想到,偏偏在这个时候,弄出这一出。

        盛怀觉着很是紧张,方杰前来求见,他忍不住将气发泄到方杰身上,将他怒斥一顿,然后让他滚蛋,赶紧查清楚,特别是兄弟会的去向。

        方杰走后,盛怀重重的叹口气,扬州刺史下属的总捕头已经奉命急赴柳堡镇,可这就够了吗?

        肯定不够!

        “如何向朝廷交代?”盛怀长叹口气,看着王博说:“志坚,就靠你的生花妙笔了。”

        王博心情承重的点点头,漕粮被抢不是关键,关键是被谁抢走了,被流民抢了,最多是申斥几句,可被兄弟会抢了,那问题就大了。

        除了向朝廷交代外,漕帮势必被这事影响,王博知道王泽到江南的事,虽然王泽没说,可王博也猜到多半与漕帮有关,现在漕帮出了这事,肯定对漕帮有所影响,只是这事对王泽的事有多少影响呢?

        放下对家里的担忧,王博开始起草奏疏,这数百字的奏疏足足用了他半天时间,好在盛怀看后还满意。

        整个扬州官场都有些紧张,这种紧张同样传递到钦差行营中,但无论句誕还是顾玮都认为这与钦差行营无关,而且钦差行营来扬州是盐政革新,漕运是地方事物,兄弟会也是地方事物,与钦差行营无关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句誕还是敏锐的感觉到,这事对顾玮的影响很大,特别是在这个时候。

        “老弟,你还有心思看书。”

        句誕到顾玮房间里,进去一看,顾玮居然还在读书,顾玮抬头看到句誕,连忙放下书站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句大人来了,也不通报,该打!”

        “别,别,是我不让的,得了,你们下去吧。”句誕说着让下人们退下,顾玮的小书童还留在房间里。

        顾玮也没真想处罚下人,句誕已经求情了,也就顺水推舟,吩咐上茶,然后给句誕让座。

        “老弟,你没听说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有什么,头疼的是盛怀,与我们有什么关系,对了,各地税卡都清理了,这是报告。”

        顾玮递过来一份报告,句誕接过来胡乱看了看便放在一边,这清理税卡,是因为有盐商反应,,有些税卡不认盐铁使发出的税单,感到上当受骗,顾玮便派人到各地税卡,对税卡进行清理整顿。

        “这盛怀可够倒霉的,兄弟会在这个时候来这样一下,朝廷势必追究他的责任,这对我们进行下一步计划,很有帮助。”句誕装出兴奋的样子,刚坐下便迫不及待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谁知顾玮却摇摇头:“大人过于乐观了,上次皇上没能成功,这次,皇上会更慎重再说了,漕运是漕帮的事,兄弟会劫了漕粮,漕帮当负主要责任,盛怀只负督察不力之责任。”

        “督察不力也是责任啊!”句誕有些失望,可还是不死心。

        顾玮叹口气:“我何尝不愿盛怀就此被调走,可....,朝里有人啊!”

        句誕闻言也不由失望的叹口气,良久才又重重的叹口气:“真是可惜!”

        老实说,句誕的心情很复杂,既希望调走盛怀,继续清理整顿铁丝绸棉布粮食等,可又不想搞这些,因为这会得罪很多人。

        小童端来茶,顾玮示意句誕喝茶,然后说道:“我好奇的是兄弟会,这么多年了,没见他们有什么举动,这次居然闹出这一出,他们倒底是怎么想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,弄点粮食吧,还能怎样。”句誕随口说道。

        全天下都知道,兄弟会都是一帮穷鬼。

        顾玮摇头:“我听说的是,他们把粮食分给了流民,我看事情没这么简单。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?他们又想造反?”句誕抬头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,”顾玮抬头看着他郑重的说:“兄弟会上次造反是十年以前吧,朝廷数次打击,他们的会首授予首是,六年以前,这六年里,再没有兄弟会的消息,现在他们突然又冒出来,只有两个解释,一个是,他们与漕帮忧愁,另一个是,他们要做什么。

        句誕想了想:“有一定道理,不过,我还是觉着,没什么。”

        顾玮眉头微皱,心里忍不住叹口气,这句誕说得不错,朝廷看上去很虚弱,可这也比兄弟会强太多,兄弟会再造反,也只能以惨败收场。

        但,天下又要动荡一番了,原因很简单,流民更多了,比以前更多了,兄弟会一旦起事,势必利用流民,他们将粮食分给流民,就是征兆。

        一想到,数万数十万流民在各地烧杀,,他心里便忍不住发麻。

        “我想上个疏,提醒下朝廷。”顾玮迟疑下说道。

        句誕闻言,不由有点傻了,愣愣的看着他,半响才叹口气:“老弟啊,老哥哥提醒你,不要引火烧身。”

        “引火烧身?”顾玮愕然不解。

        句誕苦笑下摇头:“你若上这个疏,正好,朝廷若有人举荐你来负责剿灭兄弟会,你当如何?”

        顾玮先是微怔,随即神情大变,句誕冲他点点头:“清楚了吧。”

        顾玮长长叹口气,拱手道:“多谢大人。”

        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

        柳寒重深层的静坐中醒过来,感到体内蓬勃的气机,细查紫府,紫府内的真元又增加了,紫府扩大了不少,他满意的点点头,照这个速度下去,半年之内,他又要突破了。

        他的进展让玉真子非常满意,也深深的惋惜,以他的天分若能早点修行,完全可以突破那道门槛,就算修行晚了,若是灵气充足,也可能突破那道门槛,甚至走得更远。

        修行,每进一步都是十分艰难,越到后面越难,比如,炼气一层只需要一个量的灵气,那么炼气十层就需要百个量,迈过筑基那道关口,需要的灵气在这个时代来说,几乎是天量。

        玉真子的神情,柳寒猜到部分,不过他不在乎,修仙!成不成仙人无所谓,当然若能多活两天,那也是好事。

        萧澜的伤势完全好了,他的丹田碎了,但这对修仙没有什么障碍,在某种程度上,或许还是好事,他的进展不如柳寒快,这一个月下来,也快要进入第一层了。

        柳骏的修为同样有很大的提高,他知道自己想要获得柳寒的重视,就必须提高修为,所以,每天都勤练不休,他在清虚宗找到两本秘籍,柳寒又传他五行元极功,这让他欣喜异常。

        柳寒起身出了静室,柳骏正在洞府内,看到他出来,连忙过来报告,玉真子回山了。

        “师傅走前说了什么没有?”

        柳骏摇头:“宗主只说这里以后就交给青灵真人了。”

        柳寒点头明白了,玉真子段时间里,不会再回来了,这里已经交给青灵了,看到柳骏期待的神情,他笑了小:“怎么,想出去?”

        柳骏点点头,柳寒却摇头说:“修为没跨过宗师门槛,你就不要出去了。”

        柳骏闻言神情苦涩之极,柳寒说道:“以你现在的修为,出去什么都干不了,我还得分心照顾你,倒不如,趁这个机会,好好修炼,那瓶丹药,可以助你跨过宗师门槛。”

        “师兄所言甚是,”大慨是听到柳寒的声音,萧澜也从静室出来,静室也是他们的卧室,萧澜算是见识了这些隐世仙门中人,那青灵就没怎么出过静室,柳骏每天除了给自己做饭和修炼外,就是照顾那些花草,玉真子居然在洞府内开辟出一块药田,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。

        “老单,哦,柳骏,”萧澜的精神好多了,面色不再那么苍白,开始有了些许红润,只是脸上的伤疤依旧那样狰狞。

        “你现在出去没有丝毫助益,躲了这么多天,再躲几天野外好。”萧澜说道:“师兄,出关了?”

        柳寒点点头,打量了下他:“怎么样,第一层完满没有?”

        萧澜露出一丝微笑:“快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你也想出去的话,至少要达到炼气四层,另外还必须重新修炼一门世俗功夫。”柳寒说道。

        萧澜点头:“我知道,师兄,上次出去,有没有王泽的消息?”

        柳寒摇摇头,上次出去时间太紧,事情太多,没有时间去打听王泽的消息。

        “我想了下,王泽这次是为漕帮而来,若是达不到目的,他肯定不会离开扬州,”萧澜说道:“我想了下,他有可能住在长史王博家里,这王博是冀州王家的旁系。”

        柳寒点点头:“若是他还在扬州,那就争取让他留下。”

        王泽居然是隐世仙门中人,这对柳寒威胁太大,那个人和总教头已经确定是隐世仙门中人,再加上王泽,若再加上王家的力量,他完全没有取胜的把握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如果王泽还在扬州,那就一定要争取将他留下。

        柳寒没有立刻离开洞府,他在洞里待了一天,这一天中,他一边给萧澜讲他的修炼心得,一边指导柳骏修炼五行元极功。

        “师兄什么时候能出关?”柳寒很是郁闷,柳骏苦笑下:“不知道。”

        柳寒十分无奈,他实在无法等下去,吩咐柳骏等青灵出关就告诉他自己出去了,十天半月后,一定回来,就算不回来,也会有消息传回来。

        然后他便离开了洞府。

        (本章完)

    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www.rugnews.net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    投推荐票 杀日本人并没有使我感到不安 能够整合行业资源 我甘愿家常便饭 标记书签